千盈月华

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了,然后发现自己其实什么都做不到。

Underpolltion正文 【Fallen Down】

咕咕咕

UNDERPOLLUTION:

在漫画主笔dalao @海带 的强烈要求下决定更新正文,小学生流水账文笔警告,写的真的很菜,希望你们能喜欢这个au……以上。
文: @千盈月华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坠落下来的具体过程,你已经不记得了。
本以为自己会因为冲击力而死,然而坠至底端后却并没有想象中的剧痛——身下柔软的东西替你承受了大部分冲击,你爬起身查看,发现那是一片白色的花朵,其中部分由于承受了你的体重被压碎,你抱歉的抚摸着它们的花瓣,随后站起身来,向前走去。
你也不知道前方等待着的会是什么,只是一味的向前罢了。留在这里也不是办法,如此的安慰着自己。不由得抱紧了身上灰色的挎包,包上星星状的搭扣折射着微弱的光。
你打量着四周,墙体由于附着大量泥浆显现出奇怪的黑色,地上有几摊发出不明气味的浑浊液体,周围的藤蔓尽数枯萎。这里的情况看上去,比地面还糟一些。
就在这时,它出现在了你的面前。


“Howdy!我的名字是小花,如你所见,我是一朵花!”
毫无预兆的,空地上突然出现一株淡金色的花朵,它的形态逐渐开始倾斜,可笑的扭曲着,使你注意到它只是隐藏在角落阴影中投影仪制造的产物。
“欢迎来到地下世界!你一定很困惑吧?不过首先要恭喜你,7可是很幸运的数字呢!”你面前花朵的影像闪动了几下,蹦出几点代表异样的火星,你突然感觉右腿下方一阵刺痛,这种痛感使你不由单膝跪地想要捂住有着被灼烧般痛感的小腿,可是在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后停下的动作。
你的腿上出现了一个数字,乍一看是用颜料糊上去的,可是这种未知的染料仿佛溶入你的双腿,你试图用手指去擦掉它,可是除了更加剧烈的痛感一无所获。07。鲜红的数字骄傲的宣告着自己的存在。


“那么请去死吧,实验品7号。”
那朵花嗤嗤的笑着,突然那副笑脸仿佛从中间裂开般,狰狞的大嘴咧着露出白森森的牙齿,它的形象开始膨胀,愈来愈大,伴随着不规律的抖动。


你仍旧半跪在地上,腿上的痛感使你动弹不得,只得看着那朵仍旧膨胀着的花向你不断靠拢。你恐惧地闭上眼睛,听着花朵发出的狂笑离你越来越近。
突然,那个自称小花的生物所发出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过了片刻,确定了声音确实停止了后,你战战兢兢的睁开了双眼。四周不知何时变得明亮起来,你注意到了不远处的墙上挂着一盏油灯,它已经被点亮了,先前在黑暗中你以为它仅是墙上污渍的一部分。随后,你注意到了油灯旁边的那位羊女士。
“哦,我的孩子,你还好吗?”她的手中拿着另一个油灯,似乎正打算点燃它,察觉到你的目光时她露出温和的笑容,向着你所在的位置走来。注意到你表情中的几丝痛苦,她随即将视线移至你腿上的那片鲜红,然后向着你伸出一只手。你犹豫了会儿,将手放入她的掌心,你的手指陷入她手掌柔软白色的绒毛中。


“我是Toriel,是遗迹的管理者。”一边牵着你的手向前走去,她一边介绍着自己。一盏油灯的光芒还是过于微弱,你依旧看不清四周,加上腿部的疼痛,使你不由放慢了脚步,小心地前进着。名为Toriel的女士见你的步伐仍有些踉跄,也放慢了前进的速度。你露出感激的笑,虽然你并不清楚黑暗当中她是否看见了你的表情。
不久后,你们便走到了房间的尽头,面前是一扇门。


走到这里你方才发觉这个房间比自己料想的要狭小许多,不过想到能够尽快离开这里,你的心情不禁明朗了几分。带领你向前的Toriel显然对这里十分熟悉,你们穿过这扇门,走上有些陡峭的楼梯,听着脚下的枯叶发出咔嚓的脆响,你在心底对踩碎它们感到难过。随着她向前走去,随后再次穿过一扇门——


你打量着这个新的地方,这里挂着的壁灯数量要多些,使不大的房间充满了柔和的光线,你的眼睛不一会儿就适应了这个新环境。也正因如此,你察觉到脚下被污水浸透的地面看起来是多么的……不堪入目。随后你留意到不远处地上排列出奇怪样式的灰白色砖块,前方的墙上似乎贴着一张纸,但是由于纸张被墙体渗漏出的泥水糊满,上面的字变得模糊不清。然而夺去你大部分注意的是那扇门,那是一扇布满灰尘和裂纹的大门,上面隐约能看出某个黑漆图案,但是重要的并非这些,而是它紧闭着的事实。


“我记得来的时候我明明没有关上……”Toriel看上去有些担忧,在灯光下你终于看清了她的模样,她穿着灰蓝色的长袍,上面布满奇怪的橙色污渍。你拉了拉她的衣角,向她示意你感觉好多了,可以自己行走。她方才放开了先前拉着你的手,走向前去确认了大门着实已经被关闭。随后,她重重的叹了口气,回到了你的身边。
“孩子,首先我要告诉你的是,”她开口说道,“遗迹里设置了各种各样的谜题和机关,古人们以此作为消遣,在各个角落里放有谜题的提示,以便于人们解开它们。啊,你说那张纸吗?它就是这个解开这个谜题的关键点。是的,我当然记得纸上的内容,但是……?”她用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你,你用力的点了点头,“你是想让我告诉你提示,然后自己试着解开它吗?”她笑了笑,“你真是一个奇怪的孩子。”
“无畏者方可通行。
无论勇者或是愚者,
皆不会选择中间的小径。”
在Toriel一字一顿地为你念出墙上先前所书写的提示时,你便已经有了头绪。这听起来像是某种诗歌,你反复咀嚼着其中的字句,答案早已显而易见了,不是吗?你围绕着处于中间一列砖块行走,你所踏过的这些砖块是活动的,它随着你的步伐依次凹陷下去。大门开启的那一刻,你感受到Toriel眼里流露出的骄傲,她轻轻的摸了摸你的头。你感到开心,这并非仅是因为你解开了这个谜题,而是为了你在此处认识的第一个人——啊,应该说是第一个怪物,她的欣喜使你振奋起来……身处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,你感受到的善意显得尤为珍贵。


跟随着她,你跨进了面前那扇象征着未知世界的门扉——
“我的孩子,欢迎来到遗迹。”

UNDERPOLLUTION:

【Underpollution!Toriel】

“我只是想尽我所能。对不起,我的孩子。”

画师: @Camile
上色&文案: @千盈月华

得知了国王用人类进行实验的计划后愤然离开的,曾经的女王。如今生活在废墟,尽她所能保护每一个坠落的孩子。
依旧储存着珍贵的食材,给坠落下来的孩子准备奶油肉桂派。
她的房子被魔法火焰所包裹,与污染物隔绝开来。
脖子上挂着的存档点挂坠是Asriel的作品,并没有实际存档的功能。

【Underpollution!Frisk】

*即使身上伤痕累累,你依旧感觉自己充满决心。

画师: @veconer
文手:@千盈月华
普通的人类孩子。坠落时头上受了伤,被Toirel用绷带进行了包扎。
随身携带的背包是从实验室偷出来的"不稳定试验品",上面有简易存档点。存档点并非随时都能使用,每次存档间有时间限制,因此Frisk轻易不会使用。
由于身体虚弱,包里能够携带的物品数量有限,最多只能携带6件物品。

私心画了女福。将男福设定成了选择屠杀线的孩子。
说到底福的性别?就是Frisk不是吗。

【Underpollution】世界观

"开始了呢。"
"嗯。"
"如果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的话,结果会是怎样的呢?"
"或许区别只在于,流淌着的是哪方的鲜血罢了。"

【Underpollution】

是一个新的au。试图占tag。目前已经画好了Frisk和sans的设定。
虽然源于我本人的一个脑洞,但是大家都很认真的在完善这个au。希望能把它建立成一个完整的世界。
以上,敬请期待。